TXT下载网:积极小说网
看小说百度搜索: 积极小说网

老母西去沙风独影刀

老母西去沙风独影刀

晚上,龙雨悠悠转醒,躺在床上,委屈包裹着她。玉桃在一旁抱着安平,安慰着伤心的老媪。小小的安平看着她们,皱着眉头,他不知道奶奶和娘亲为什么不高兴,问了也不告诉他。尤其是奶奶,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奶奶哭。

往日里,奶奶见谁都笑呵呵的,现在却一个劲的掉泪。就连母亲,也不说话,只是默默的流泪。他不知道谁欺负了娘亲和奶奶,他觉得肯定是受了委屈了。

“奶奶,娘亲,你们不要哭好不好,你们一哭平儿好难受。爹爹还没回来,等爹爹回来了我们告诉爹爹,叫爹爹为我们报仇好不好,你们不要哭了好不好。”安平从玉桃的怀里下来,摸着龙雨的脸,到底还是稚气未脱,不晓人间情缘。

“娘没事,平儿,今晚跟娘一起睡可好?”龙雨抓着安平的小手,放在胸口上,仿佛这样能抚平内心的伤痛。末了,还将安平抱上床,摸着安平的小脸蛋,笑着,哭了。

玉桃眼睛红了,默默的走出了这个七年来让她感觉很温暖的屋子。七年来,这个家待小姐和她都很好,老婆子将她视为自己的女儿,姑爷也恪守不渝,什么胀活累活都是他在做,也时常看着小姐一个人傻笑。可是,七年了,突然的,姑爷怎会做出这等事来呢,惹得屋内两个女人伤心难过。

“姑爷,那女子怕是比小姐更漂亮吧……”玉桃来到院外,一个人也不打灯笼,就照记忆里的路走着,也不知要去往何处。脑海里很混乱,她真的不理解,姑爷不是爱醉酒的人,虽然也醉过,但也从未胡作非为的,这次却不一样了。她不知道,这个家没了姑爷还怎么过下去,靠卖药材吗?哪有那么多。没了劳动力,地里的庄家全都荒废,到时候那还有吃的……

不知不觉,玉桃来到村外,一片竹林。莎莎的声音让夜色更加幽深,玉桃抱着膀子,无神的看着幽暗的竹林,定了定神,才感觉一阵胆寒涌来。

“还是……回家吧,不管怎么样,我都会照顾小姐一辈子的。”

一夜无话,龙雨今日起来的格外早,昨晚搂着安平,很温暖,但龙雨的心却骤然冰冷了。这股冷,寒彻入骨,也只有安平能给她一点慰藉。

起来早自然是想去镇上探个究竟的,也不能不明不白的就受了这委屈。炊烟升起,这不是龙雨第一次做饭,但这次总是出差错,不是火熄了就是没参水,亦或者是糊了。

这顿饭,最终还是玉桃做出来了,但这顿饭是什么味道,龙雨可能一点也不知道。

“娘,怎地还不见爹爹?”安平从屋里出来,揉揉惺忪的睡眼,自己爬上桌子,拿着烙饼自己喝起粥来。

“平儿,爹爹出远门了,可能很久很久才能回来,你乖乖的,可不兴折腾为娘,可好?”龙雨笑的很僵硬,摸着安平的脸,心里却一阵心酸。这些事迟早安平是要知道的,可教他以后如何自处,别人又会如何的嘲笑于他,可怜!

“玉桃,你去看看娘,若她还没起来,你将粥温着,吃完饭我去镇上看看,你且将平儿带好。”龙雨长叹一口气,以后就要过比现在还要苦的日子了,该如何是好。

“啊!小姐,你快来,老夫人悬梁了!”等玉桃进了屋,正欲入帐探视,却见老人悬空于桌上,毫无动静。赶紧抱住老人,入手却凉冰冰的,心里顿时慌了。

“啪!”龙雨手中的筷子掉在地上,只觉晴天霹雳,慌忙起身冲向屋里。却见老人已经被玉桃放了下来,而玉桃抱着老人,眼泪不住的往下掉。

“娘!你怎么这么傻呀,啊~”龙雨瞪着眼,颤抖着抓着老人的手,入手冰冷,更重要的是脉搏毫无征兆。情况不言而喻,这个多年来待她比自己儿子都要好的娘,走了。这是龙雨第一次嚎啕大哭,在无任何顾及,伤到了深处!

“奶奶!娘你快救救奶奶呀,快救救奶奶呀!呜呜~”安平最后进来,玉桃却蒙住了他的眼睛,然而他还是看到了没有反应的奶奶。挣脱玉桃,扑在老人怀里,拉着龙雨不住的哭泣。

“好平儿,不哭,奶奶只是睡着了,不要哭。没事的,一定没事的,乖啊。”龙雨抱着安平,哄着孩子,可自己却哭的梨花带雨。

“娘你骗我,奶奶没温度了,您教过我的,你赶快救救奶奶呀,呜呜~”安平一个劲儿的摇着龙雨的手臂,不住的哀求。龙雨看着安平的脸,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她后悔教给孩子那么多医学的知识了。孩子还那么小,叫他如何承受?

“玉桃,快去请六叔公,叫人来。平儿,听娘的话,不哭了好不好。”龙雨最终放弃了哄孩子的想法,她实在想不出来怎么去说这个慌了。事实就是事实,他是残酷的,只怪命运弄人,小小年纪,这般造孽!

“龙仙子,是你吗?”玉桃刚出门,后脚就来了差爷,在院子外面却听见屋里大大小小都哭哭啼啼的。心下一阵心疼,叹息好个仙子,却被伤了心了。

“进来吧。”半晌,哭声小了,龙雨的声音传了出来,衙役将刀放在院子的桌子上,从怀里掏了信件公文,去到里屋。

“啊!这……仙子,这……哎,仙子节哀。无悔这厮,这回端的是可恶!”衙役正准备将物什交给龙雨,却见屋内光景,顿时哑然失色。又见梁上麻绳,顿时明白了,心中又怒又怜悯,也不好说公事,先安慰起龙雨。

“让李大哥笑话了,大哥从镇上来,可否于妾身说说原委。如今娘驾鹤西去,妾身不能去镇里,还望大哥与我道来,妾身感激不尽。”龙雨抹着泪水,给这个衙役一福,心里到底是焦急的。

“仙子哪里话,去年我娘的病还是仙子医好的,恩同再造,莫说事情原委,便是为无悔求情也在所不惜。此番我来,也是老爷安排的,一是通知于你,二来老爷也休书一封与我,事情原委都在信中,这第三,我便是来看看能帮上什么忙的,图个心安。不想令堂竟走了这绝路,待我回去,定要无悔这厮好看!”这衙役将信函递给龙雨,却是越说越气愤,完了还在桌子上一拳,吓的安平一颤。

“李叔,我爹爹怎么了,他是在城里吗,为何一夜不归?您一定知道的,告诉平儿可好?”安平红着眼,看着衙役,眼睛里闪着一股倔强,让衙役为难了。

“平儿,为娘不是说了吗,爹爹出远门了,你乖乖的,莫要胡闹,听娘的话。”龙雨蹲下身,抱着安平,泪水却又如泉涌。

“噢,对,你爹爹出远门了,走时特意让我来给安平说一声,我们的小神医一定要乖乖的。不让父亲担心,好不好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