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下载网:积极小说网
看小说百度搜索: 积极小说网
积极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娘子别动手 > 第315章 误伤沈茹初

第315章 误伤沈茹初娘子别动手

第315章 误伤沈茹初娘子别动手

柳飞絮明白了,周心儿故意的。

哪怕让尹归缓踢进去,也不给自己!

这哪里是尹归缓和周心儿有默契啊,二人不过也是第一次踢蹴鞠吧?但是呢,周心儿就是对尹归缓献殷勤了,真是让人心里不舒服。

不知道的,还以为这两人郎有情妾有意呢!

她的余光里瞧见周心儿的身影,翻了个白眼,气人!

事实上,那边尹归缓也不好过,想要射门,但是眼前阻拦的人太多。竟然形成了呆滞的局面。

而这时候尹归缓只注意了前方,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,突然一只脚从自己的胯下踢出去。

那蹴鞠径直带给了对方队伍里的百里子杰。

百里子杰一抢到蹴鞠,立马就转方向而行。

也是时机走得好,前方并没有多少阻碍,因为很多人都聚集在了伊云纤尘这边守门的位置上。

那边一是距离太远不好掌控蹴鞠的位置,二是百里子杰的速度迅速,犹如一阵风刮过,还带起阵阵尘土,众人屏息凝神奔跑着。

全是无用功。

一脚射门!

那蹴鞠似乎有自己的想法一样,避开了周昊的上方,直接撞在了门框上,但是掉下来的时候又进去了。

这机缘,真是凑巧了!

“进了进了!”沈叶高呼一声,场面一度沸腾。

而这边柳飞絮才从方才的画面中回过神来。

就在刚才,自己绊倒韩超安之后,自己没留意韩超安了,于是韩超安就冒到尹归缓的身后去,自己也追了上去,刚想伸腿绊人。

但是没想到,韩超安居然直接降低重心,蹲了下来,这右腿那么一踢。

蹭着地面直踹过尹归缓的胯下。

那蹴鞠成功被百里子杰带走。

她诧异啊,这韩超安为了能抢到踢蹴鞠的机会也是拼了,而拼的正是铺垫啊!为了成功而铺垫啊!

谁能想到百里子杰就这么进球了。

气!

伊云华文也是高兴地喊叫一声,“终于进了一个!”

在众人都没有成绩的情况下,这是首战告捷,高兴啊!

见状,韩超安也是神气十足地看了柳飞絮一眼,就算你千方百计阻挠我又如何?我队伍的人不还是成功进一个?

一时间,他再没了刚才的愤恨与恼怒,看着柳飞絮,完全是在看一个幼稚小朋友的眼神。

柳飞絮抬头一看韩超安那模样,她真是……忍不住呵呵一笑!

真是有意思了。

这都能进一个!

周昊心里也是无奈一声,没想到没有抱住,只能说百里子杰踢得太高了。目光中,他掠过众人,看了一眼此时在中场等候的周心儿。

他看不清她脸上的神色,但是周昊忽然感觉心里有了一丝压力。

周心儿是不允许失败的。

而且他也不希望周心儿饿一顿。

这样想着,周昊顿时来了精神,立刻抱起蹴鞠,来到了众人面前。

百里子杰等人似乎也是知道了周昊踢球远,所以此时也没有靠近。

周昊的眼前,也没有自己方的队员,他想了想,就赌一把,直接将蹴鞠踢到了周心儿的面前。

再次过了半场。

柳飞絮后悔方才只和韩超安作对了,所以这会就不紧盯着韩超安了。

见那蹴鞠在周心儿脚底下来回游走,柳飞絮连忙跟了过去,准备帮忙抢占周心儿面前的有利位置。

那边尹归缓也为自己找着好位置,等待周心儿的传球。

周心儿的动作灵活,此时蹴鞠一直在她的脚底下活动着,这边百里子杰与沈茹初追过来。

韩超安也陷在这位置里,虽然心里向着周心儿,觉得她真是个天才,居然什么都会,什么都玩得很好。

但是他既然跑到这跟前也不能装作看不见,不过柳飞絮在自己旁边来回移动脚步,他也就跑过去阻拦柳飞絮。

百里子杰不是等待的人,看准时机就冲过去准备抢走蹴鞠。

其实也有几人停留在周心儿的面前了,但是有人是不敢,有人是不愿。

百里子杰倒是无所顾忌,眼里只有蹴鞠。

周心儿见着眼前的人影冲了过来,心里也闪过一丝狠色,旋即抬脚将蹴鞠踢去了柳飞絮的方向。

没办法,只能把蹴鞠传出去,照着眼前这个架势,自己根本抢不过百里子杰。

况且自己队伍已经落败一分,那就必须顾全大局。

虽然看不惯柳飞絮,但也必须这么做。

百里子杰立刻转换了路线,韩超安的视线也突然被蹴鞠所吸引,下意识就伸出了脚从柳飞絮的脚底下抢蹴鞠。

柳飞絮直接一脚丫子跺下去,踏在了韩超安凌空的脚上。

“啊!”

听得韩超安惨叫一声。

柳飞絮不管他,迅速将蹴鞠踢给了一旁的尹归缓。

她这才扭头笑了一声,“不好意思,失误!”

韩超安当即铁青了脸色立在原地。

“韩超安!”

那边百里子杰见韩超安愣在原地不动,赶忙叫了他一声,此时可是在自己家的门口。

韩超安回过神来,见百里子杰传过来的蹴鞠,赶忙追上去,但是身侧一阵清香带过来。

是银杏叶的味道,目光中,是一个鹅黄色的银杏叶簪花占据了眼睛,脑海里立刻出现一个身影。

是周心儿!

只见得周心儿迅速从韩超安脚底下抢走蹴鞠,这次抢走,可不是什么单纯地跑路了。

而是见缝插针,直接一脚踢过去!

若是没有任何意外,这蹴鞠必进蹴鞠门了。

然而来势汹汹的蹴鞠,伊云纤尘都已经盯上它了,突然的,半路一只腿窜出来,那么斜踢一脚。

整个人都擦在了地上。

而蹴鞠,也随着韩超安斜踢出去的一脚,再次回到了百里子杰的脚下!

伊云纤尘没想到周心儿在赛场上这么拼命,也没想到这韩超安这般用力,但是看得出来,每一个人都用尽了全力。

当这边百里子杰要踢回去的时候,尹归缓的再次出现抢走了主动权。

但是眼前的层层关卡,就算是尹归缓也头疼不已,他侧踢一脚,传给了柳飞絮。

场中,总是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所有人追着蹴鞠跑。

像是一个目标一样,非要让这个目标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,方才罢休。

柳飞絮看着眼前那么多人,也就不信邪了,慌乱中,猛地踹出去一脚。

这蹴鞠半空飞跃过去砸在沈茹初的脑袋上,众人见状,突然愣了一下。

就连柳飞絮都瞪大了眼睛,不得了了!

但是隐隐的,柳飞絮心里很是刺激,早就想打沈茹初了,没想到现在如愿了。

反应过来的尹归缓迅速踢走地面上的蹴鞠,周心儿虽然也想去碰蹴鞠,但是现在只能去询问沈茹初的伤势,她赶忙走了过去。

“茹初,你怎么样?”

沈茹初只双手抱着自己的头,不发一言。

这边尹归缓正面碰上了百里子杰,二人丝毫不让。

尹归缓虚晃一脚,将蹴鞠错开百里子杰,立刻就朝着蹴鞠门进发。

不过他的用力很猛,撞击在了上面的框子上而后曲线弹了回来,正好落在柳飞絮的身前。

柳飞絮刚想去看看沈茹初落得个什么‘下场’,还没反应过来,就感觉空气中有着剧烈的波动,扭头一看,蹴鞠正朝着自己的门面而来。

柳飞絮瞬时间拔脚后退几步,随后抬起了腿,将半空的蹴鞠扒拉下来,遂抬脚一踢!

事实上,柳飞絮都不抱有什么希望。

她现在满心窃喜的只有一件事情,把沈茹初给误伤了。

真高兴!

随后,眼前看见的结果就是,蹴鞠进去了……

“我进去了!”

柳飞絮激动地差点蹦起来。

众人也从沈茹初被误伤的情况中抬起头,进了!真的进了!

“柳飞絮踢进去的!”

这边沈茹初只感觉头晕眼花,周心儿刚是扒开沈茹初的手看看她的面色,已经毫无血色,唇瓣惨白的可怕。

随后就是听闻周遭那激动的声音。

进了?

周心儿也扭头一看,那边蹴鞠正好停留在蹴鞠门里,的确是进去了一个。

如此比分就平了。

周心儿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才回过头看沈茹初。

正好撞上沈茹初那强忍着疼痛的神色,她的目光正痛苦地看着自己,好像要诉说着什么。

“茹初,怎么样?能站起来吗?”周心儿关切地问着。

沈茹初没应声,因为疼痛,她一点都不想动弹。

“茹初,我们去那边休息一下。”周心儿原本想扶起沈茹初,但是想了想,又招手唤了一声,“你们过来帮忙扶一下。”

男子显然不会过去了。

而旁的女子,也就柳飞絮与伊云纤尘稍微近一点。

柳飞絮凑过来假装问了一声,“你怎么样?不会傻了吧?”

沈茹初难看的面色上,双眼冒着蹭蹭火花,“柳飞絮!”

“干嘛!我好声问你一句,你这什么表情,想要吃人啊!”柳飞絮后怕似的拍拍自己的胸脯,后退了两步。

那边伊云纤尘手里抱着蹴鞠,不说话,也没走过来。

周心儿拽着沈茹初的左胳膊,想要将她扶起来,但是沈茹初不动,她也没这么大的气力。

突然的,周心儿也觉得万分的不舒服。这可恶的主殿,真是让人事事不顺心。

那边沈叶几人还没走过来,柳飞絮装模作样地上前帮周心儿一起扶一把。

可是这手刚拽上沈茹初的胳膊,后者就猛地甩开了她,顺着周心儿的力道,她踉跄着站了起来。

“柳飞絮,恶意伤害同门子弟,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沈茹初恶狠狠地瞪了柳飞絮一眼。

虽然柳飞絮心里很想打沈茹初一顿,但是今天的确不是故意的。而她就算是故意的也不能说自己是故意的。

柳飞絮撇撇嘴,强忍着笑意道:“沈茹初,说话别这么恶毒嘛,本来就是误伤,你不要小题大做了。”

“小题大做?你心怀鬼胎是不是?”沈茹初咄咄逼人。

“好了,去让讲师看看吧,有什么问题就去找医师,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。”百里子杰受不了这些人的聒噪,忙打断出声。

周心儿也觉得很是烦躁,劝道:“先去讲师那里看看。”

沈茹初这才捂着头,狠狠瞪了柳飞絮一眼,抬脚离开。

柳飞絮冲着她的背影啧啧出声,“真是不好相处的女人呐!”

“知道她不好相处你还惹她,自己也不是个省心的。”百里子杰随口一句,实在是觉得这二人厌烦。

说着,百里子杰朝着黝黑讲师那边的方向走去,现在这状况,讲师都招手了,只能暂时休息。

不过柳飞絮追上来倒是挺高兴地说:“一比一,平了,不错。”

虽然把沈茹初头打了,但是她挺开心。

众人见状,也跟了过来。

伊云纤尘想了想抱着蹴鞠离场,百里少叙凑过来二人集合在一处,他说:“这下柳飞絮是如愿了。”

“她方才不是故意的,我这边瞧得清楚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百里少叙点了点头。

其实他心里也是好奇柳飞絮胆子怎么突然嚣张起来了。虽然柳飞絮的性子就是张狂的,但是在主殿,好歹收敛许多了,怎么现在倒是本性暴露呢?

“误伤,真是说不准啊。”

误伤?沈茹初可不觉得是误伤!

就算柳飞絮是误伤,她也要一口咬定柳飞絮是故意的。

面见讲师,沈茹初话语尖锐。

“方才韩超安虽然是有意弄摔了柳飞絮,但是韩超安也承认错误了。可是柳飞絮还是不依不饶,方才在蹴鞠场上,她就三番两次故意绊倒韩超安进行报复。”

“而平日里,她就不太喜欢我,今日定然是公报私仇的!”

“嗯,说的也有道理。”黝黑讲师点了点头。

柳飞絮立刻辩驳道:“讲师,你怎么能听信一面之词,我敢发誓,我根本不是故意的!”

虽然柳飞絮不大信发誓这么回事,可是大家相信啊!

沈茹初也相信。

虽然沈茹初相信与否不是重要的,可讲师一定要相信她的言词!

这一瞬间,柳飞絮也觉得发誓这个东西还挺好使的,它能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一个‘铁证’。

“你都发誓了,那我相信你,肯定不是有意为之的。”黝黑讲师点了点头。

这话题就这么翻过去了?

沈茹初眼睛突然瞪大,“讲师,我不相信,我要柳飞絮发血誓!只有这样,我才相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