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下载网:积极小说网
看小说百度搜索: 积极小说网
积极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一世符仙 > 第七百五十六章 血祭提颅

第七百五十六章 血祭提颅一世符仙

第七百五十六章 血祭提颅一世符仙

雷云密布,雷声轰鸣,一道道雷柱交织成了电网,铺盖漫天,映衬的整片天地轰鸣一片。

大地之上电弧涌动,那道道电弧汇在了一起,化作了无尽雷海,翻滚涌动间掀起一片片千百丈的惊天雷浪,此地正是通天雷海。

忽然间就见三道长虹却是不顾这雷海之威,在密集的电网之中穿梭而过,速度极快,几个闪动间就到了百里之外,却是季辽、文莫言与梦玥台三人。

季辽引着文莫言和梦玥台飞遁了约有三日的时间,以他们这种飞遁的速度,此时已然远离了岐地。

在这三日之中季辽他们还算顺利,并没遇到任何阻拦。

稍许之后,遁光一敛,季辽他们三个悬停在了半空。

“好了,就到这里吧,以后的路就看你们自己了。”季辽回身看向文莫言和梦玥台说道。

“大人大恩,文莫言永生难忘,若是将来大人回了凡云大陆,文莫言定当报答大人今日之恩。”文莫言对着季辽一拱手,诚心实意的说道。

“嗯。”季辽点了点头,轻嗯了一声。

“晚辈这就走了,告辞!”文莫言对着季辽说了一句,便当先驾起遁光向着远处飞离而去。

梦玥台美眸闪动,思量了稍许,才对季辽说道,“七峰主万事小心。”

“去吧。”季辽淡淡回道。

梦玥台对着季辽躬身行了一礼,而后紧追文莫言而去。

季辽目送他们两个离去,心头一阵阵悸动。

这一刻,季辽的心间忽的涌起一股羡慕梦玥台与文莫言的感觉,他也身为人族,来元魔界结婴的目的已然达成,现在他只要和这两个人族一同离开,到了那通路之地隐藏起来,他便能无风无浪的平安回去,便能再次见到自己的妻儿。

可同时,现在的季辽又是身为魔族,体内留着魔童的血液,同时蒙受时空魔祖大恩,不管为了何等目的,他必须为元魔族打下这个元魔界,拼死一搏。

季辽深深吸了一口气,又是轻轻的呼了出来。

“哎...”

千言万语化成了这一声轻叹,而这声轻叹却淹没在了这雷声轰鸣之中,也许只有他季辽自己才能听的清楚。

收回了目光,收敛了心神,手指微微一钩,却听一声嗡鸣响起,护体灵光立时撑了开来,把季辽护在当中。

身形一动,季辽的身子直坠而下,片刻之后,便消失在了茫茫的雷海之中。

越过那不知多少万丈的雷电区域,季辽终于触到了海水。

最初之时,这海水还是被那雷电照应的惨白一片,不过随着季辽的缓缓下坠,那光线逐渐暗淡,周围温度也陡然下降,狂暴的雷电之威终于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一炷香后,季辽已是不知下坠了多少万丈,却见周围漆黑一片,近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,不过这普通的黑暗,对季辽这等境界的人来说,简直可以忽略不计。

掩藏在海底之下的层层山峦显露而出,地面之上现出一条条狰狞的巨大海沟,这海底暗流汹涌,时不时的就有大块的碎石被这暗流带起,不知随着洋流被带去了哪里。

没过多久,季辽终于触地,立于海底,他环视一眼。

季辽到此是为了血祭提颅而来,当然是没必要特意打造一处洞府。

而这海底山脉本就是不知存了多少万年,季辽想要在这里寻一处落脚之地并不难,不消片刻,季辽的目光落在了一个有着一个山洞的山峰之上,身形一动,向着那里飞遁了过去。

这个山洞大约有丈许来高,嵌在一座海底山峰的山脚之下。

季辽在这洞外悬停了稍许,神识向着这山洞里面一探而入。

在他的神识探查之下,季辽发现这山洞不深,仅有七八丈的样子,而且越到深处,这山洞就是越窄。

收起神识,季辽看了一眼这山洞的外壁,发现这山洞的外壁周围及不平整,有着暗流冲刷,以及被带起的石块刮擦的痕迹。

略一思索,季辽点了点头。

探出一指,对着这山洞之内轻轻一弹。

就听咻的一声破空声响起,季辽指尖立即射出一道湛蓝灵光,直直打进了山洞之内。

“轰!”

一声轰鸣在这山洞之中扩散而出,整座山峦都随之摇动了两下,漫天尘埃与碎石顿时如被捅了马蜂窝的马蜂,纷飞洒落。

待山峦平缓,季辽身形一动,闪身进了山洞之中。

被季辽一击之后,这山洞内部已然坍塌,所有的碎石均是化作了齑粉,内部又向着里面延伸了数十丈,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空间。

到了洞内深处,季辽单手一挥,一片灵光立时如丝带一般飞卷而出,裹挟着这山洞之内的海水摇动而起,混合着那碎石齑粉,一起被送出了洞外。

季辽手上捏了一个法决,一片湛蓝灵光立时撑了开来,直接把这洞口封死,把海水隔绝了出去。

做完这些,季辽挥了挥手,环顾了一眼四周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此时,这山洞的空间足有三丈之巨,呈现圆形之态,因是被季辽术法轰击而成,使得这里的边缘极为平整,就好似经过了精心的打磨一般。

季辽探手对着地面一指,一抹黄芒脱手而出,在地面一卷,现出一个橙黄的蒲团。

坐于蒲团之上,季辽并没急于血祭提颅,而是闭上了眼睛盘算了起来。

他心里按照巨虎给他的血祭炼道一遍遍推演,不过,任凭季辽如何来看,这部功法都没什么问题,他也看不出这部功法有什么不妥。

“难道是我多虑了?”季辽睁开了眼睛,迟疑的说道。

很快的季辽就放弃了这个想法,他还记得在岁魔闻听血祭炼道时的表情,那表情不似作假,似极为害怕季辽修炼此术一样。

“诶,岁魔啊,你怎么早不出事晚不出事,非得在这种紧要关头出事。”季辽滴滴的说了一声,而后放下了所有杂念。

巨虎不会骗他,无非就是隐瞒了其中一些他不知道的东西而已,眼下他想要尽早突破炼神就只剩了这个方法,至于未来的隐患,季辽已是顾不了那么多了,未来的事未来再说吧。

反手一翻,他指尖的储物戒指立即一闪,两道流光在储物戒里飞射而出,落于他的身前,正是八面玉灯以及被封印了的提颅元婴。

季辽摊开另只手的掌心,却见他掌心之上的那篇血祭敛文仍旧如初刻一般。

心神一动,他掌心之上立时荡起一片微光,那篇金色的血祭敛文立时脱手而出,飘忽之间悬上了半空。

微微晃动,血祭敛文逐渐变大,扩至了丈许大小。

季辽嘴唇微动,诵念起了咒语。

一声声轻声梵唱在这洞府之中传出,季辽身前的血祭敛文也随着他的咒语诵念,荡漾起点点灵光。

呼...

一声呼啸传来,半空悬着的那篇血祭敛文立时燃起一股古怪的金色火焰,由下至上,燃烧而起,散发出一股诡异的迷迭香气。

稍许,那金色火焰把血祭敛文焚烧殆尽,而后就听咻咻咻的几声轻响,虚空忽的凭空而现十数道金光,一闪即逝的直直打进了季辽眉心。

季辽一滞,只感眉心传来一股冰凉的感觉,很快的那股冰凉之感又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随后,季辽忽的发现,在他的体内竟是隐约间开始弥散出一股,方才血祭敛文焚烧时的那种迷迭香气,却是好似女子的体香,天生而来。

季辽眉梢一挑,不知何意。

不过,见自己并没什么异样,季辽便把目光落在了身前的八面铜镜之上。

屈指一弹,一点灵光在他指尖飞射而出,直落灯芯之上。

火焰升腾而起,八面灯面的灵文再一次活了过来,在灯面之上飞速穿梭,喷射出大片大片的灵文,环绕着灯芯飞舞盘旋。

季辽一把,把提颅的元婴撰在手里,略微扫了一眼,对着那封印符箓吹出一口灵气。

被灵气一扫,封印符箓上的那个封印灵文立时沙粒一般脱落了下去。

“魔童,你个不男不女的妖怪,你暗害老子,你不得好死。”

提颅元婴刚一解开封印,立刻就是对着季辽破口大骂。

季辽薄唇一翘,戏虐的看着提颅,“提颅你已被我封印多时,此时整个岐地已被我们元魔族掌控,其内混魔族更是被我杀的一干二净,一个不留,你现在想来,是否会为你当时的自大后悔?”

“你个畜生!早晚有一天魔祖会给我们岐地混魔族人报仇的!”提颅的元婴面目狰狞,咧嘴嘶吼。

“呵呵呵,不用早晚,待我血祭了你,我自会去找无边,为当年的时空魔祖讨个说法。”

季辽呵呵一笑,说罢,便是抬手一丢,直接把提颅的元婴丢进了八面玉灯之中。

提颅的元婴刚一入内,那怀绕着灯芯的灵文立时闻风而动,向着提颅的元婴包裹而来,直接把提颅的元婴拉扯到了灯火之中,炙烤了起来。

诡异的是,提颅的元婴被这灯火炙烤,诡异的在提颅的元婴之中散出道道的血色雾气,扩散而开,眨眼便弥散了整个山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