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下载网:积极小说网
看小说百度搜索: 积极小说网
积极小说网 > 武侠修真 > 长风一梦入轮回 > 第一百六十六章 交锋 1

第一百六十六章 交锋 1长风一梦入轮回

第一百六十六章 交锋 1长风一梦入轮回

冷月高悬,清辉挥洒。

规模宏大的魔宫,依山而建,殿宇崚嶒,却显得格外清静,一个走动的人也看不到。

水凌月持剑而立,站在连廊上,微微地仰着头,凝望着深蓝色的苍穹。

在她面前是一个不大的花园,里面也有假山花卉,除了花朵出奇地硕大外,居然与中土庭院景观很是相似。

如果不是有些清寒的漠风吹来,真的会误以为这就是在中土。

水凌月面色清冷,远比天上的月华,她好似在沉思什么,又好似在等待着什么。

霍然,一阵鼓声从魔宫深远处响起,节奏沉重而舒缓,在如此宁静的夜晚,传得很远。

水凌月收回目光,望向院落外,接着便听到了急匆匆的脚步声,只见许多穿了魔教衣服的教众从不同房间快步走了出来。他们都低着头,默默地向前,迈着细碎的脚步。

那些魔教徒众在水凌月的视线中消失后,只见他们来到一个宽敞的广场上,各自按顺序排好了队,严肃而安静。

接着在队伍的最前面,一个黑袍人走了出来,在他的带领下,所有人同时跪倒下来,对着正对面大殿里供奉的石像跪拜起来。

当他们跪拜到第三次的时候,大殿与众人间的一个石龛中突地喷出一股火焰来,足有数丈余高,一下子就照亮了大半个广场。借着那火光,可以看到跪拜人的脸上都带着虔诚的目光。

院落中,水凌月面色淡然,只因这一日来,她已经历了三次如此的朝拜。那个广场和大殿应该是魔教祭祀的场所,至于祭祀的是何人,她还真没有心思去理会。

此时,她只想着段婆婆应该无事了,可风疏竹又还没有回来。

忽然,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,缓缓向自己走来,水凌月察觉到了,但只是面色微微一动,并没有回头去看。来者应该是一女子,因为一股淡淡的香气飘了过来。

那女子在走到水凌月六尺远近停了下来,她却没有看向水凌月,而是同样看向天上的月华,半晌,轻道:“按时间算来,他也应该回来了。”

水凌月自然知道,摩博依依口中的他指的是风疏竹。

见水凌月没有说话,摩博依依又道:“你好像很坚信他会回来?”

水凌月沉默半晌,转过头去,冷冷地看向身旁那个同样美丽而孤傲的女子,轻道:“他留着天狱之星有何用途?”

摩博依依闻言,嘴角泛起淡淡微笑,更添了几分美丽,仍旧淡淡地道:“你们认识很久了吗?”

水凌月收回目光,看向不远处的一朵红色的大花,细细看去,那花朵下居然生满了尖刺,即便在如此柔和的月光下,仍是闪着锐光,好似向靠近它的人在展示着它的危险。

水凌月盯着那尖刺,冷然地道:“那也要看与谁比,与你吗?”

摩博依依闻言,轻轻转过头来,看着水凌月的侧影,这冰冷的女子,在如此月华之下,骨子里的透着的那种清冷,冷艳无双,令人不由心中一动,她静静地想了下,又笑道:“怎么,听你这一说,他好像认识很多女人?”

水凌月闻言,面色微动,但随即又恢复了冰冷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淡漠地轻道:“你很关心他吗?”

摩博依依闻言,快速眨了下眼睛,目光在水凌月身上停留了片刻,便收了回来。

此时远处又传来一阵鼓声,这次相比以往要沉重许多,水凌月知道那些魔教教徒已参拜完。

只听摩博依依在一旁带着几分异样的语气道:“我这昆莫宫真的是太小了,教众算起来还不及你们水月宫与归云观,还有那空觉寺两倍多。”

水凌月闻言,收回目光,如霜目光望向摩博依依,淡淡地道:“那么多人,也没一个懂你心事的吗?”说完,头也不回地走下连廊,回了自己房间,接着听到“嘭”地一声,将门重重关上了。

连廊上,孤零零地剩下一脸错愕的摩博依依,独自一人。

院落外,参拜完走回来的教徒们发出匆匆的脚步声,在如此偌大的宫殿和清冷的月色中,更显几分孤寂。

摩博依依将目光看向院中的假山花卉,嘴角泛起一抹惨笑。

是啊,在如此偌大的教派,自己又身居高位,万人敬仰,却又有谁能懂得自己的心事呢?

她昂首仰望夜空。

自己好似那轮孤月,凄冷地挂在天上,周围虽有众星供捧,却仍是显得孤寂。

一会又不知从哪里飘来一片薄薄的轻云,如同一层轻纱,将那玉轮遮挡住了,月光越发显得朦胧起来。

摩博依依眼前的院落,光线也随之减弱几分,乍看之下好似有层青灰色迷朦的雾气飘荡着。

周围静悄悄的,毫无人声,好似一切都悄然隐匿,等待着什么的降临。

摩博依依收起那份失落,取而代之的是决然之色,眉宇间透漏一股肃杀之意。霍然转身回首,看向水凌月所在的房间,里面没有一丝光亮,如若不是听到了她的关门声,甚至都会误以为这房子里是空的。

也不知水凌月在里面做什么,但摩博薄依依却一甩宽大的衣袖,沿着连廊缓缓向前走去。她走出的每一步都是落地有声,好似一位握剑向前的泣血将军,踏出开战之火。

周围的空气好似也逐渐凝聚起来,在她身子周围快速流动起来,搅得地面上一些落叶纷纷扬扬飞起,在连廊上飞旋。

就在摩博依依离水凌月的房门只有数尺之遥时,她却突然转身面向外,双眼中肃杀之意令人望之脊背发寒。

一阵轻微的爆燃声响,突然从她凝视的隔壁院落发出,接着传来一声声大响,不断传来,那是门窗破碎的声音。

整座魔宫在同一时间,突然变得灯火通明,从无数暗处涌出的数不尽的魔教弟子,在一些头领的指挥下冲杀出来。

魔宫中不知何时,也不知从哪里窜出无数条黑气来,在每一座殿宇内外,在每一个角落中,与那些魔教弟子交起手来。

喊杀声,爆炸声,宫墙破损声,屋脊倒塌声,此起彼伏,原本寂静的魔宫,此时俨然成了混战的战场。

摩博依依站在水凌月放门外,静静地听了片刻,双臂一展,身形一晃,如同一只乘风而起的彩凤一样,轻盈地跃上了屋脊。

她如同一个君临天下的王者,冷月下,屋脊上,一展袖袍,睥睨世间的目光向下看去,看着陷入大乱中的魔宫。

四下的嘈杂与此唯独一处的平静,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霍然,一道荧光从天际划来,倏然落在摩博依依身旁,华光一闪,随即现出风疏竹的身影来。

他没有看摩博依依,而是看向大乱中的魔宫。

良久,方开口道:“你的弟子在牺牲。”

他的目光落在脚下不远处的一个院落中,那里已有数名魔教弟子中了招,躺在地上痛苦地翻滚,其余的魔教弟子却丝毫没有畏惧,不断地冲击被围困住的几道黑气。

摩博依依淡淡一笑,也看着同样的方向,道:“战争,如何会没有伤亡。”

风疏竹眉心似是一动,看了一会,只见那些黑气不断地被消灭掉,又开口道:“一切,都在你掌控之中。”

摩博依依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一抹浅笑,道:“师父的千秋霸业,不能断送在我手里。”

风疏竹微微转过头来,看向那冷酷无情的女子,此时朦胧月华披洒在她的脸畔肩头,她是那般的冷傲而美丽。

良久,风疏竹道:“看来,你早掌握了一切。”